6.九寨风景(二)

来到一个特别宽阔的湖面,颜色非常多变,蓝绿为主,十分靓丽,湖水在源头十分蜿蜒,来自两座青山的夹缝里,从山里来,经过一座布着积雪的白色的山,然后绕过一大片的绿色水草,那水草确有孔雀的长尾模样,十分美丽,也够鲜艳,然而看着十分舒服,自然,过了水草透过宝石般蓝色的水流,可见到许多形状怪异的枯木大树,风吹过时,水波粼粼,忽起忽伏,晶莹闪闪,水面水底但如动着的画,模糊却又精致的美丽。阳光偶尔冒出,水波动处立刻现了七彩虹的颜色,让人十分心动。湖面十分宽阔,左看右看,走过去,走回来,再走过去,仍然不过瘾,可爱的黄毛......

继续阅读
5.九寨风景(一)

我住宿的地方是里沟口最近的荷叶迎宾馆,价格小砍到80元/晚,白天的时候太阳很大,让我有一种错觉,结果到了晚上,奇冷无比,似乎空气都要结冰。我盖了四条棉被,冷,穿上一件厚毛衣,还是冷,再开了烘烤机,这才稍微缓和,天哪,怎么可以这么冷 (更多…)

继续阅读
湖光掠影

九月份,天气正在酷热,一群面貌年轻的人,在一栋宿舍楼的空心层排着歪扭的队伍,眼睛里面带着新奇,陌生,还有兴奋,左看右看,不时有人踮起脚,好似希望能够看到更新奇的事物。 (更多…)

继续阅读
湖光掠影 – 与未知旅程并行书写的故事

2012年2月份,我一个人前往四川,并因此留下了我自己弥足珍贵的文字。 2012年3月份,我继续着我的不稳定,并引发许多思考,在此之余,大概是因为时间到了的缘故,我终于开始书写一部分有趣的故事,并将于《未知旅程》并行发布,所有的文章,其实到最后,你会明白,更多的是给自己看的,这大概,就足够了的,这也是所有的动力了吧。 欢迎阅读《湖光掠影》,有关大学后期,当然也包括前期的故事。

继续阅读
4.前往九寨

早上坐大巴进九寨,8点发车,下午18点到的样子,我的后边坐着四位大四模样的学生,一路上从初恋谈到再恋;我的右边是个帅哥,一路上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有关九寨,有关旅游的话题,免不了谈到妈祖,南少林,莆田的鞋。旅途之中,印象深刻之一是沿途枯黄褐色光秃秃的丘陵与山脉,让我对九寨此时的颜色非常担忧;一些特别的建筑引起我的注意,正方体的一层房屋,四边用黄色木条镶着,正中间并列排成长方形的黄色窗户,窗户上嵌着一些线条曲折复杂的图形,正方体的上方四角立着四个正三角形 - 我第一个反应,是这也许是一只猫,因为有猫耳朵。......

继续阅读
3.重游成都

成都 坐在机场大巴上,望着三年前我已经有点熟悉的这个地方,有一些感伤,一个念头闪过:我终于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来这里,而不是因为公司 - 可以自由自在地玩,而不用为了公司通宵写程序了。我无法确认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理,只是有这样的哀伤,成都,我回来了 - 你的马路还是这样的宽敞。  锦里 三年前,我曾经来过锦里,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也是一个人在这里,游荡的。有个有趣的人,抹黑了脸,扮演着张飞,在那边吼着嗓门推销张飞牛肉;有一家电视台来采访这里的茶叶,现场直播,引来了许多游客。三年前的我还比较浪漫,看中了一只......

继续阅读
2.雨天上的云

我喃喃自语到:啊!我太失败了!那女检票员十分同情地看了看我,见我左手笔记本,右手捏着蛋糕,显然是个十分落魄的书生,思忖了一下,说道:你进站吧! 咦!这样也行! 于是,我上了福州去厦门的车,车到了莆田的时候,我弟弟告诉我,我订的动车是9:53分才开的。 好吧,这就是我的开始。 (更多…)

继续阅读
1.动车:还没开始,已经结束

2月20号的早晨,我朦胧着眼睛,看到雁子模糊地与我摆了摆手,然后,继续睡觉。 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我9:23分的动车准备开动,我却还在赶往火车站的路上。 8:11分,我终于清醒,到了公交站,一清早的车上人挤人,哎,还是打的吧,开车的是位女师傅,一看前方堵的长龙,果断左转,东拐西拐,途中再遭遇一长龙,她前后观察一分钟,嘴里咕嘟了一句我听不懂的方言,毫不犹豫地超车。。。过了之后,我看到一群司机们楚楚可怜地望着我们,心理赞道:果然是女中豪杰,真是彪悍。 (更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