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已经很长的时间,我没有写博客了,中间我也没有写日记,这样的2个月,就这样,毫无记录的过去,以后,我也无法记起,从未来的眼光来看,这和空白没有太大差别。 以前的时候,我是说,大四之时,曾和舍友聊天,我们在傍晚的时候,夜色已经笼罩大地,彼此躺好,似乎也是冬天,舍友舒服的卷在被窝里,问我: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枕着头,仰望过度靠近的天花板,朦胧的夜色在空气中似乎漂浮,慢悠悠地说:花2,3年赚够钱,然后。。。去过隐士的生活。 我忘记了我确切的表达,好像是说去做喜欢做的事情,也好像是说读书写作,当然,最大的可能......

继续阅读
2011年8月底

2011年8月底的时候,我回家休养半个月,理由是我弟弟回来了。在此期间内,我除了工作的一些事情,和弟弟下了一盘围棋,当然,我输了,除此之外,培养伟大的O.O一些网站技术,总体表现得还可以;秋天似乎马上到来,又似乎还在犹豫是否要不要到来,我的身体这段时间不好,带回来的笔记本比较卡,不好工作,借机会看了那么一点书;其间,有着比较重要的一次QQ聊天,这次聊天使得我的一些想法和困惑得到了解答,同时明白了自己在他人心中的样子,这对我很有帮助,使得我知道有些事情应该怎么做比较好,我在今天,还有在过去的很多年的时间里,许多事......

继续阅读
起什么标题好呢?

我最近的感慨很多,多到我自己都有点不耐烦,或许我也有些期待新鲜的变化,但是更多的是在过去的影子里面徘徊。 计划总是很长,时间总是让人容易淡忘过往,计划的事件如约而至发生,而时间却已经在横轴上走过长长的线,我想起自己写的程序,程序总是很及时准确的执行,不带感情,可是我呢,我看到的是时间流过的痕迹。 (更多…)

继续阅读
起航

2011年5月12号,一个平凡的日子,我想我应该记住,这是我第二次辞职,希望,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有一个特异功能,就是,不管自己表面的感受如何,内心的直觉总是会告诉我最真实的心情,在这么麻木的日子里,我还感觉到了哀伤,似乎,也该让自己欣慰一下吧。 (更多…)

继续阅读
我的友人(下篇)

(四) 一起同路回家的时候,我们不再聊国家大事,只聊我们的前途。 我说:当程序员是没有前途的。 他愣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 难道不是么? 不,只是你这么说,感觉会强烈一些。 (更多…)

继续阅读
我的友人(上篇)

(一)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我现在公司的食堂,介绍我进这家公司的师兄介绍说:这是傅强,和我们俩一个学校,比你大一届。 我一看,他笑呵呵的,个子很高,偏瘦,眼睛里透着友善,我知道,他是个愿意被接近的人,而且,看来人还不错。 (更多…)

继续阅读
死里逃生

这几天比较郁闷的一件事是家里的那个电老是跳闸,经常事情做到一半,来个全体断电,而且还愈演愈烈,到最后,10分钟左右就要跳,这日子,是完全没法过了。 我和cjm决定不能坐以待毙,却又不知从何下手,电话咨询了老爸,感觉情况可能还很复杂,可能是线路问题,漏电问题,开关问题,总之,是个麻烦的事,不是我们这种门外汉可以轻松解决的。 (更多…)

继续阅读
福州的冬天

福州的冬天总是来的很忽然,让人猝不及防,一下子,一个个精神萎靡,听到咳咳的声音,才知道,原来,寒冷,已经过来了。 我也处在感冒的边缘,鼻塞,喉咙有疼的先兆,还好,这个危险的状态似乎不长久,我身体的抵抗力起着作用,排斥着那可恶的疾病。 (更多…)

继续阅读
午夜的那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