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社(二):蔡翔华

围棋社:蔡翔华 成为二人同盟以后,我和蔡翔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一齐吃饭。对于两个以因为爱吃而成为死党的人,吃自然是最重要的。虽然我们没有那么的单纯,但也所差无几。从我日后的经历来看,凡是和我关系极佳的朋友,都一齐吃过饭,不过,以前是AA制,往后多成了请客。 (更多…)

继续阅读
围棋社(一):二人同盟

围棋社:二人同盟 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我所在的校园一片沸腾,人们过面便说:“今晚有流星雨!狮子座的!听说是特大型的,会持续很久的!” 我躺在高一(13)班的宿舍床铺上,对周围的热闹和人们的奔呼相告表现出惯常的置身事外的态度,我还有一本书没看完。是合本,书名是《了不起的盖茨比&夜色温柔》。老实说,我对美国的作品没有太深的印象,而且看的过程缺乏共鸣。不过那时的我很有耐心,只要是书,何况是好友推荐的,一定会啃完,这本书相当厚,我啃了好多天,牙都快磨破了,还没解决它。 ......

继续阅读
纪念高一老师(三)

物理老师 二中时兴聘女老师,这是众所皆知的,如果你不知道,那我已经事先说明了,这下你知道了吧. 物理老师也是女的. 她是个好老师,我写她的时候有一种感觉想快点把她写完,因为她没有给我留下数学老师那样的感觉,也没给我我留下林少林那么复杂的情绪,我只是觉得,如果可以用"女中豪杰"和"正人君子"作形容词修饰女人的话,那么我想用来修饰她. 很正义很好的人,他们固然很好很让人敬佩,但是却很难写出来纪念他们.因为这些人一般不浪漫不搞笑不让人讨厌. (更多…)

继续阅读
纪念高一老师(二)

数学老师 很想写的一个老师是数学老师,不掩饰地说,我很喜欢她. 我在高一一共遇上两位数学老师,都是女的,先前的一个长的像男子,看的出肌肉发达.不过这种阴阳错位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让很多人倒胃口.虽然文章的题目是< >,但这个人不能多加纪念,否则晚上会做噩梦. 比如说,我高一上学期期末数学150只得了72,结果我做的噩梦成了这两个数比值的二十多倍. 关于前任数学老师,纪念完毕. (更多…)

继续阅读
纪念高一老师(一)

纪念高一老师 班主任 初上高一的时候,认识了一大批新老师.今年已经高二了,为了不致像往事那样被我迅速忘掉,特地想写一些东西来记录这些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人.至于为什么用"纪念"这个不吉利的词,我想也许是因为----也许是因为他们就如我的往事一样,只可以纪念而不可能再来一次了. (更多…)

继续阅读
初中:失败者的失败不仅仅是失败

20001年3月写原稿 失败者的失败不仅仅是失败 2001年3月13号,那个曾经叫做林小龙的在数学竞赛选拔中落选。 林小龙,1986年2月出生,毕业于中小,现在就读于沁后。他的名字之所以叫林小龙是因为他认为自己的梦想有森林中的树木那么多,而自己又是实现这些梦想的一条小龙,所以call林小龙。 (更多…)

继续阅读
初中:足球队(三)

我亲爱的兄弟,万里,中考没能闯过,最后花钱进了七中,自此以后可,笑容便从他的脸上消失,他从此沉默,头发长长的,很乱,他显得很漠然,很麻木,很哀伤. 英雄人物的蔡智平,带着他杀手的傲气,去了涵江实验,继续踢球.以后,他也受伤,他的球技也飞快地退,并且再没有进步.高一结束他被迫留级,在学习上进步很多,却因为多次违反校规而受警告处分,后来差点被开除.最后,他沉默地到城里的一所学风很坏的私立中学. (更多…)

继续阅读
初中:足球队(二)

初一暑假,大家无聊,我们三人小聚会,最后决议这个暑假去补课,主要任务是:玩看漫画。 在我们嬉笑怒骂的补课期间,万里不期地看到了一本足球漫画,于是我们开始踢球。 刚开始时,不见得我们很认真,我们随便玩玩而已。补课结束,他们便没有再踢了。而我,因为有保留球的职责,则常检查一下皮球,空闲时候常常拿出来带一带。 (更多…)

继续阅读
初中:足球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