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许多事情的缘由,不一定是要有着实际的意义,如我这般活在梦幻里的人,有时候对遗憾的弥补,或许更甚于现在即将的面对。 在梦开始的地方,当我还能保持那份纯净,就不应该去轻易忘记这份情怀,人是在不断成长的,在这过程,人的各种各样的愿望被满足,同时,更多的愿望,成为历史的尘埃,更多的时候,我们选择了淡忘,而有一些,会永远地留在天空中,你会告诉自己: (更多…)

继续阅读
围棋社(二):蔡翔华

围棋社:蔡翔华 成为二人同盟以后,我和蔡翔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一齐吃饭。对于两个以因为爱吃而成为死党的人,吃自然是最重要的。虽然我们没有那么的单纯,但也所差无几。从我日后的经历来看,凡是和我关系极佳的朋友,都一齐吃过饭,不过,以前是AA制,往后多成了请客。 (更多…)

继续阅读
围棋社(一):二人同盟

围棋社:二人同盟 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我所在的校园一片沸腾,人们过面便说:“今晚有流星雨!狮子座的!听说是特大型的,会持续很久的!” 我躺在高一(13)班的宿舍床铺上,对周围的热闹和人们的奔呼相告表现出惯常的置身事外的态度,我还有一本书没看完。是合本,书名是《了不起的盖茨比&夜色温柔》。老实说,我对美国的作品没有太深的印象,而且看的过程缺乏共鸣。不过那时的我很有耐心,只要是书,何况是好友推荐的,一定会啃完,这本书相当厚,我啃了好多天,牙都快磨破了,还没解决它。 ......

继续阅读
斗士的梦

心情放松一点吧! 在寂静而又祥和的夜。 这首歌曲很好听,我很喜欢。 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受,只是感到很伤感,似乎失去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 我在长大,却又是在增添哀伤。是啊,小时候的很多东西都没有了,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步一步向我离去。我总是觉得心里很痛苦,因为我不喜欢这样。 有的长辈告诉我,做人要现实一点,我很不现实吗?-大概是吧!但我觉得自己很真实,我分明地感受到离别的痛苦了,分明地为好友的遭遇而感到难过,分明地看见自己与自己小时候常常梦见的英雄背道而驰了。那么我这么活着,这么空虚,又经常这么不快......

继续阅读